Home /
丝瓜村视频
;

丝瓜村视频

笑疯归笑疯,可不管怎么说,关天佑今晚说的这一翻话到底还是让叶秀荷这个当娘的入了心。

这不,她等她男人。

而关有寿?

不作二想,连考虑都没考虑,连媳妇“告小状”都还没结束,他早就麻溜儿地站在一对儿女这一边。

当然,他是绝对不承认的这一点的。儿子和闺女重要,媳妇难道就不重要?非也,他又没想换个媳妇试试。

“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。”

这个道理,他还是非常赞同的。

就说这女人吧。

当初能看上穷得精贵的他,有,还真不少。但能陪他熬过苦日子还不跟他吵不跟跟他闹的,估计就他憨媳妇了。

那日子是真难,人累心累,关有寿现在都不敢去回想,一回想,他都怀疑自己当初脑袋是不是被门挤过。

现在媳妇想不通?

没事儿,哄。哄不住再掰开揉碎,一一讲给她听就行。不然怎么会有一句老话说当面教子,背后教妻。

张青源清新迷人

“就说了这些,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。不说你,我就说说我自己吧。刚当爹的时候,我就不懂如何当个好爹。”

“后来当了几年爹,我还是不懂。其实到现在,我还是不懂如何当个好爹。这世上最难的事就是如何当好父母。”

叶秀荷连连点头。

“但怎么说呢,凡事总有个目的对吧?咱们两口子对孩子的目的就是图他们开开心心平平安安对吧?”

“我还想孩子顺顺当当。”

“是啊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管多了,孩子不高兴;不管了,又怕孩子离开咱们眼皮底下被人给欺负了。”

“嗯,咱儿子还好点,就是咱闺女。你看她手松的,胆子的又大。孩子她爷爷还给她鞭子,我都不敢跟人说。”

“哎哟,媳妇你可说对了,我也担心。可我仔细一寻思,就咱闺女,她从小到大有没有干过啥出格的事情?”

“没有。”

嗤~在你不知道的地方,多着呢。他家这熊丫头……“既然没有,咱们愁啥?总比被别人欺负强吧?”

“……话是这么说,可……”

“别可了,咱们家的孩子凭什么要为他老齐家这改那改的,你不心疼?再说了,我闺女才多大,十年以后的事情,谁知道倒是又是咋样儿。”

“啥意思?你还真想等咱闺女二十八才嫁人?”

“我这还是猜的最早时间。你说就咱们闺女,她要是知道你让她改这改那的就是因为齐家,信不信她立马要退亲?”

叶秀荷不语,可心里还是觉得她闺女真干得出这事。

“除了小北,你觉得谁家孩子适合咱闺女?有小北那么让着咱闺女,哄着咱闺女,又又护着咱儿子没有?”

“我就是觉得咱们家小北好,怕将来闺女脾气大让小北左右为难。不然我图啥,不就图这俩孩子顺顺当当的。”

“现在的想法呢?”

“算了,还是由孩子们折腾吧。到时候实在不行,就让他们少回去。你说咱们就俩孩子都要操心这么多,那些人家五六个该咋整。”

你是纯属瞎操心……关有寿点头,“可不是嘛,幸好你生的少。要是家里孩子多,真要我老命了。”

“我又让你担心家里头的事了。”

关有寿笑笑摇头,“咱们是两口子,本来就应该有事商量着来,还分啥家里家外的。我就是在想咱们儿子说的话。”

“很有道理?”

关有寿重重点头,暗叹一声。闺女是越来越能容忍,倒是儿子越发的不能忍。到底还是年轻气盛。

冬日的清晨还是乌漆麻黑。

可生物钟习惯了。

甭说是大年三十儿,就是寻常日子,关有寿还是会醒来。轻轻抽出被媳妇枕着的胳膊,他再轻手轻脚地下了炕。

嚯~

他家小兔崽子的房间灯也亮了。

臭小子,害得你老子我昨晚一宿哄媳妇。

“爹,早。”

哟~关有寿瞅了瞅没打算扎马步的儿子,这是想先陪他晨跑?难得啊。“早。儿子,昨晚睡得香吧?”

“哈哈……”关天佑朝他讨好笑笑,“爹,我娘和你说了啊,儿子是鲁莽了,下次一定会注意。”

活动着手脚的关有寿瞟了眼儿子,率先一步往大门口慢跑而去。因为心里有事,他今天就没等梅大义一起,速度比寻常就慢了很多。

出了关家大门。

这对勇猛的父子俩人连军大衣都没穿,连围巾都没围,就这么跑出胡同,跑上大街绕到护城河。

跑了一段路,关有寿见快冒汗了,他清了清嗓子。

在他身后慢跑的关天佑就知道来了,他快了一步跑到他老子身侧,“爹你只管说,儿子听着呢。”

“……以后对你娘说话的方式稍稍委婉一些。她的想法或许不对,但她的初衷是为了你妹妹好,这点你不能否认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儿子,你要记住一点,那是你娘,生养你的亲娘。有时,哪怕你心里不耐烦,你也得尊敬着她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

“将来你会有妻子,想要你妻子尊重你娘就取决于你的态度。家风之正在齐家,齐家之要在修身,切记。”

关有寿说完就加快了慢跑速度。能说的,能悟的,他都说了,至于儿子听不听得进去?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懂的。

因为他关有寿的一对儿女从未让他失望过一天。他很幸运,过去如此,现在如此,将来应该也会如此。

落后一步的关天佑边跑着跑看着他老子的背影,跑着跑着,他抓了抓脑袋,再次跑到他老子身边。

“爹,你要相信你儿子。”

关有寿真心笑了。

他特意停下了脚步朝天佑郑重点头。这是他儿子给他的承诺,他必须要把儿子当成男子汉来尊重对待。

正如他跟媳妇说的。

其实他到了现在也不知该如何才能当位好父亲。可他知道,他曾经就盼过有人能拿出这种态度对他。

父与子,子与父,应该就是这么相处的吧。它应该就是父子之间的一种默契,无须用虚情假意来维持。

“爹,速度,咱们爷俩瞅瞅谁先到家。一、二、三!”

关有寿看着喊“一”就跑的儿子,畅笑出声。

这个臭小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