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/
麻豆映画传媒国产剧情
;

麻豆映画传媒国产剧情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陆少的暖婚新妻最新章节!

“要是摔着了就抱下来吧。”

“好,别急。”

许佑宁上了楼,很快来到玩具房内,原来是诺诺踩着小板凳勾一个玩具的时候摔了一跤。

许佑宁几步走上前,保姆正在照看着摔在地上的诺诺。

“伤着了吗?”

“膝盖磕到了,估计明天要青了。”

“快让我看看。”

许佑宁急切道。

保姆让开,许佑宁仔细看了看诺诺的小腿,替他揉了揉,弯腰小心抱起了诺诺。

“阿姨抱抱。”

诺诺的小手乖乖搭在许佑宁的肩膀上,软软的声音说,“佑宁阿姨,我不痛痛。”

娇艳如花樱桃少女可爱写真图片

诺诺没有哭闹,许佑宁进来的时候诺诺就很安静地坐在地上,他的小手自己在膝盖上揉了揉。

“阿姨带找爸爸妈妈好吗?”

“好,爸爸妈妈呼呼就不痛了。”

佣人站在门口,她发现自己也是糊涂了,忘了把诺诺直接抱下去,干着急跑下楼跟洛小夕说了一通。

许佑宁抱着诺诺走向楼梯,经过书房时正好有佣人从里面出来。

佣人离开时门没有关严,许佑宁走过去伸手帮忙关上。

她关门时,门内突然传来了沈越川的声音。

“司爵,怎么一直不说话?”

许佑宁不由眼角一软,唇瓣轻弯了弯,她想到穆司爵平时的模样,这个男人啊……有心事的时候还是老样子。

许佑宁想轻手关上门,不打扰他们谈事情。

就在许佑宁碰到门把手时,穆司爵低沉微冷的嗓音突然从里面毫无阻挡地传了出来,“今晚,我去那个研究所会一会康瑞城。”

诺诺软软的身子靠着许佑宁的肩膀,黑曜的眸子里并不能懂得这句话背后的含义。

许佑宁急忙将门轻轻带上。

“佑宁阿姨。”

“诺诺的爸爸在跟叔叔们聊天,我们先去找妈妈好吗?”

许佑宁轻笑着抱诺诺从书房前走开了,转身的时候,她微微变了脸色。

沈越川没有留在苏亦承的别墅吃饭,他从楼上最先下来,下来时看到许佑宁,沈越川的眼皮一跳,目光有些闪烁。

许佑宁只当作没有看到他的异样,一边看着诺诺,一边跟洛小夕轻松地聊着天。

“生诺诺的时候我就没这样。”洛小夕小嘴轻撇,眼帘微垂着摸肚子里的宝宝,话里却又带着十足的温柔和宠溺,“这个老二出生后,肯定是个不叫人省心的小魔头。”

“妈妈,什么是小魔头?”

诺诺坐在垫子上,小腿刚刚上了药,一动也不能动的,只有小嘴巴一张一张地问。

洛小夕扑哧一声,许佑宁也跟着被逗笑了。

诺诺懵懂地仰着小脸,那双漂亮的星眸对求知充满了渴望。

许佑宁笑着把诺诺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,让诺诺去看妈妈的肚子。

“小魔头就是,和弟弟都是妈妈的心肝小宝贝,让妈妈很爱很爱。”

“万一是个妹妹呢?”洛小夕弯弯嘴角,柔声说,“我喜欢女儿。”

“那就生个女儿,念念就有一个小妹妹可以宠了。”

许佑宁抱着诺诺,诺诺认真听啊听,大人们说话好难懂啊,什么小魔头,什么心肝小宝贝,他就只知道妈妈

要给他生一个妹妹啦。

诺诺的眼睛亮得像星空,不禁端正地坐得像个大人,小小的手轻轻伸向妈妈的肚皮。

“快快出来,我是的哥哥,我——会保护的。”

小小的人做出郑重的承诺。

洛小夕感动得都要哭了,“诺诺,快让妈妈亲一个。”

洛小夕激动坏了,许佑宁一笑,抬头看到沈越川走到了客厅。

“他们还在书房?”洛小夕亲了一口诺诺软软的小脸蛋。

诺诺摸摸自己的脸颊,许佑宁把诺诺抱回去。

“嗯,在谈事,我得先回去了,芸芸今天下班早。”

“好啊。”洛小夕点点头,没有察觉到异样。

许佑宁跟沈越川除了道别的话也没多问其他。

沈越川离开前,又忍不住朝许佑宁看了看。

许佑宁没等多久,穆司爵就从楼上下来了。苏亦承和他一起,两个男人下来时都一脸轻松。

“是不是在谈康瑞城的事情?”洛小夕的第六感准到可怕。

苏亦承心里吃了一惊,他这个老婆真是火眼金睛……

苏亦承面上没有吃惊的表情,不瞒着,直接了点头,“康瑞城和苏雪莉拿走了戴安娜的公司,苏雪莉现在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了,听说再过几天公司就要改名。”

“怕被人发现么?”洛小夕冷笑。

“恰恰相反,苏雪莉已经联系了各大媒体,”苏亦承摇头,“到时候肯定会大肆宣扬一番,看来她也没准备藏着。”

“是吗?他们动静闹得还真大。”

洛小夕表示不满,眉头微微蹙着。

苏亦承走过来在洛小夕身边坐下,苏亦承抱起诺诺,看到诺诺膝盖上的药膏,声音微沉,“摔到了?”

“爸爸,没关系哦,我一点也不疼。”

洛小夕还有点担心呢,诺诺拉着苏亦承的大手呼呼了两下。

众人都跟着笑了。

穆司爵下楼后很少说话,许佑宁见他眉头微微舒展着,男人靠着墙壁,眼睛时不时沉默地望着她。

穆司爵和许佑宁从苏亦承的别墅离开时将近傍晚。

穆司爵单手插兜,另一手牵着她。天凉了,男人手大,能把她整个手都包在掌心里。

许佑宁跟着穆司爵走在入夜时分,这个小区的特点就是清净,人车分流,走在路上十分安静。

许佑宁握着穆司爵的手,把他们两个人的手一起放进了他的外套口袋。

“冷了?”穆司爵转头问。

许佑宁对上他的视线,笑了笑,轻声说,“冷啊。”

穆司爵微微蹙眉,把许佑宁急忙拉向自己,用他的大衣包裹住她。

他的女人可不能冻着。

其实从苏亦承的别墅回他们自己家,也就是三五分钟的脚程。

这两人像是怎么也走不完,一步路能走出十步路的时间。

许佑宁走了几步,突然停下了。

穆司爵的脚步跟着一停,脸色变得严肃了,“身体不舒服?”

自从许佑宁苏醒后,穆司爵就一直十分注意她的身体状况,她一直没有表现出哪里不舒服,不对劲,但是穆司爵从没有抛在脑后过。

许佑宁轻摇摇头,就只是刚刚一瞬间,她肚子有点疼。

应该是天气突然冷了,冻到了。

许佑宁说话时感觉空气都冷飕飕的,轻笑说,“快走了,回家吃饭了。”

穆司爵没等她迈出去两步,眼神微动下,忽然上前一把将她横抱在了怀里。

许佑宁感觉穆司爵沉稳的步子已经又往前迈了几步,微微惊讶,“就只有一点点路了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

“力气要用在关键的地方。”穆司爵丝毫没放下的意思,“这点路就不用浪费精力了。”

许佑宁的耳朵微微红了,“哪有浪费精力……”

“休息一会儿,要不然睡一觉。”

“……”

穆司爵是抱着许佑宁进了别墅,佣人看到后大吃一惊,还以为许佑宁伤着了。

“太太没事吧?”佣人忙上前。

穆司爵伸手拨掉许佑宁脚上的一双皮鞋,直接往楼梯方向走,“没事,念念从学校接回来了吗?”

“接回来了,跟沐沐一起接回来的。”

穆司爵点头,“我们上去一会儿,念念和沐沐饿了就先带他们下来,我们过半小时再开饭。”

“好的,先生。”

穆司爵抱着许佑宁一路上楼,连个下地的机会都没给她。许佑宁被抱进房间的时候,听到念念的房间传来他跟沐沐玩闹的声音。

许佑宁小嘴微张,迫不及待就想下去,“我先去看看念念。”

而且哪里要等半个小时再吃饭?

他们换个衣服就能下楼了。

穆司爵的视线微沉着,没让许佑宁如愿。

“司爵?”

穆司爵抱着她直接拐进了主卧。

许佑宁微怔,“怎么……”

穆司爵把她放在床上,他脱下外套,许佑宁刚坐起来就被男人的大掌按了回去。

穆司爵膝盖压着床沿,压下身,不满地声音低沉着,“怎么一回来就找念念?”

许佑宁语气软了,“一天没见到念念了,我想抱抱他。”

“一会儿也可以抱。”

“我一分一秒都不想等,这些时间一旦错过了,就没了。”

穆司爵语气微沉,“佑宁,现在只能看着我。”

许佑宁微微睁大眼,身上还穿着外衣,她一进到室内就觉得热了,大衣裹在身上本来就把她包得严严实实,穆司爵压着她,许佑宁觉得浑身热的要命。

“司爵,让我先把外套脱了,我们先陪念念吃晚饭。”

卧室外忽然传来了念念的说话声,他缠着沐沐下楼吃晚饭了。

一串脚步声跑远了。

许佑宁的唇瓣张了张,穆司爵盯着她开合的唇瓣,眸色微深,忽然低头吻了下去。

许佑宁一震,握住他的肩膀。

“这半个小时就是我留给自己的时间,”穆司爵抬头,攫住她诧异的视线,说得理所应当,“这段时间,不准想着别人。”

许佑宁有点震撼到了,心里动容,“念念不是别人……”

“他是我们的儿子,是爱的宝贝,也是我的宝贝,可最爱的人应该是我,每天最想看到的人也应该是我。念念总会长大的,也会有他珍爱的人。”

许佑宁哑然失声,“念念还小,他才四岁……”

穆司爵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,神色微低沉,“以后我们会有很多时间陪伴他,佑宁,给了他生命就是最好的礼物。”